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SEO优化 / 正文

网络在右 生活在左(郭姐)

作者: 叶落荒原 发布: 2009-11-19 分类: SEO优化 阅读: 次 查看评论

 今天不讲网站运营,不讲经验,不讲seo,不讲公司发展,闲话一下站长们内心世界。   这两天,在呼市发生了一些事情,一直想为这些事情写点什么,但是每每打开电脑,键盘上敲击了两下,又习惯性的放弃了。总觉得,还不到时候,亦或是,涂写的欲望不够。   看着办公室外公交站牌旁等车拥挤的人群,飘洒的雪片,穿梭的汽车,一熄一灭的车灯,不知不觉间,2009年,就这样要成为历史和回忆了。是的,每一年,每个人,总是不轻易间来到我们的身边,也总是悄悄的,悄悄的离去……   就在刚才,QQ里的本地群里,不断的讨论着前两天因为教师逼迫而割腕跳楼女孩的点滴,逝者已逝,唯留身后的闲人争执;   呼市越狱犯,4人成功越越,在亡命途中自由了68个小时被缉拿归案,一犯当场被毙,四个人都很年轻。这可不是越狱电影,这件事就发生我们的身边。   呼市最中心的海亮广场有三个安徽籍农民工被楼道里的垃圾砸死在地下三层,想象着他们被垃圾从十几楼一路上砸到地下室,那瞬间是不是2012的瞬间?但卑微的生命瞬间就没了,背后是三个家庭。这件事也发生在我们的身边,在我的办公室就可看见海亮广场,心里感觉生命真是无常,珍惜一切吧。   就好像有人把2012非要和伟大的抗震救灾精神扯到一起般让人无语。看看楼下等公交的学生,想想那飘落随风而逝的灵魂,生命苦短,也许,这个时候,我更应该去为找查发而忙碌,或是去照顾孩子,也许,我什么也不做,休息一下也是好的。可是我心不在焉,我却总是不经意间,想起一些什么,去思索一些什么,去思念一些什么,去试图捕捉什么……   时光溜走了,而我依然在这里,这样的季节,有点寒冷,所以,我咬着牙,写下了这些文字和回忆。这些文字,与互联网有关,更与站长--我们这一特殊的群体有关。   不知道何时出现站长这个词汇和群体,但是从有史可查的落伍(至于更早的k666,那是我尚未参与的个人站长元老时代),翻翻一个个老而弥坚的ID,应该个人站长这个名词的应用随着互联网的不断扩充和应用而得到了发扬和充实。然而,站长作为连接现实生活和虚拟网络间的一个特殊群体行列,又有多少人去关注真正意义上的站长们内心世界呢?   或许,你已经功成名就,在站长的圈里呼风唤雨;或许,你还只是草根圈里的后生晚辈,仰望老大鼻息暗羡不已;或许,你在为着如何在网络的名利场里更好的表演而精心涂装;或许,你已厌倦这里的江湖风云而想漂身而出;或许,你还很年轻的鄙视着台上大佬们的虚伪;或许,你已老到坐到台上享受着台下的膜拜和香火供奉。但是,无论如何,只要身为或曾经身为站长,骨子里就会涌动着站长的特质,喜欢公平,自由,自我,奋斗……站长人,站长梦。   站长的生涯,无论长短,都是人生旅途的一部分,这条路,因为不确定。谁也不能肯定其正确与否,成功的人说是对的,失败的人说很难。因为发展太快,每一个人都无法看清这条路的未来。但我们能感悟到现在,这条路的左边,是生活。这条路的右边,是网络。只是,在不知不觉中,为了害怕落后别人,为了害怕错过机会,在路上的过程中,越跑越快,快的逐渐迷失了自我,偏离着最初的目标和方向?   有时候扪心自问,站长,这样一个群体,是何时偏离社会?又是何时被边缘化的?究竟是社会遗弃了我们?还是我们遗弃了社会?   我曾经接触一位呼市本地的个人站长,他一个人自己运营个网站,同时也给个人和小企业做网站,某天突然跑来找我,他说郭姐我每个月赚的也不算少,可是这一年下来,我都要疯了,我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同时如果有几个客户找我说网站有问题的时候,我就想逃避,甚至想过从楼跳下去会怎么样。觉得太麻烦了,家里太静了,就听见主机风扇的声音,还有qq的声音。一个人又不想去公园去转,觉得没地方去,平时群里的聚会也不喜欢去,感觉没有和别人说话的欲望。   这个案例可能很典型,这也许只是一个个案,我不想评价什么,只是做一种真实的白描,白描底层草根站长的现状个例。   另外认识一个程序很不错的站长,在某次某个站长结婚时候遇见了,一问去银行工作了,之所以彻底告别个人站长,他说太熬人了,眼镜度数与流量齐涨,联盟广告费与健康齐降,天天熬夜,女朋友很不满意,身体状况不太好,所以去做一份作息时间规律的工作。   可能挣得少了点但是离社会近了点。这是他的原话,给了我深刻的印象。   另一位小兄弟,一个黑客,也是一位混落伍的mjj,一次聊起来,他说郭姐我不知道关上电脑离开网络,我还能做什么,我就担心自己会不会成为废人,成为社会的废人,我说怎么会,有多少人都崇拜你了,多牛x。   他说不否认,注入后,攻击时,的确是超有成就感,可是之后了,不敢在网上留真名,除了qq号码,个人资料在网上留的都是假的,包括性别,他说有时候会有错觉,那个身份用得久了,会进入状态的,因为怕人肉,习惯用假的,他说可想光明正大的吼一嗓子,某个站就是我某某发现的漏洞,他说即使注入却不害人,不删除,等于免费帮人检测了,但是心里也担心,万一哪一天警察来了可咋办?入侵某种时候可以帮助很多网站提高安全意识,可是这些黑客小兄弟的未来在哪里?他们自己可能大部分有自己未来的规划,还有一部分,是那么纯真,来到现实社会中是那么无助与茫然。   是什么让他们失去了在现实社会中博弈的勇气与自信?   无数个黑夜都在为寻找大大小小的漏洞中厮杀,直到成功注入,这是一种什么精神?仅仅是破坏么?仅仅是为了好玩么?挂马,多少不懂技术的站长为之头疼,批量注入,根本就不叫你睡觉,天天悄悄的来,悄无生息抹平痕迹溜走。然而,拔掉网线关掉电脑之后?走下楼梯,褪去黑客的身份,还有什么能在这个社会中立足?   一个站长(在这个群里叫站友),不论在网络间是什么身份和地位,都需要还原生活,融入社会,否则心里太孤独,精神上太贫瘠,时间久了,难免与社会脱节,发生这样那样的事情和问题,尤其是性格偏内向性的草根个人站长们。对于站长这个特殊群里的心理援助,从某种角度而言,迫在眉睫。   关于互联网:事业与信仰,这是一个几乎可以单独展开的话题,今天限于篇幅就不赘述了,以后再有机会和大家继续分享。这里只和大家分享一个眼光和格局的概念,做互联网,我们投入最多的是时间和对未来的信任。我们赚到的,绝对不是眼前的一点点利益,如果仅仅是盯着眼前的利益,把百度排名做上去了,把联盟注册量骗了多少多少,做GG日赚多少美刀,这些不是追求的目标,都是过路的没有多少意义。   你拥有的正在让你失去,你失去的却永不再来。   如果有一天,当你老去的时候,你会发现,除了互联网,你老无所依,即使是在互联网里,你也留不下任何的回忆。   如果有一天,你我的生命中没有了互联网,身为站长的我们,又该何如?看看新疆从事地方站的个人站长的现状,心里又会做何想?   互联网不是人生的全部,当你在忙碌堆砌代码的时候,不妨关闭屏幕,给远在故乡的父母亲人挂一个安慰的电话;当你在ctrlc+v的时候,不妨停下手头的鼠标,去亲吻下睡梦中的爱人孩子,他们是你人生的依赖。放下键盘,离开屏幕,走出宅门,融入社会。这是一个健康的站长的必由之路,网络,不是人生的全部。   不知道有多少人是30岁以上的互联网站长,又有多少站长有自己的家室子女。可能自己的网站发展顺利,开了公司;可能自己的网站被VC看中,摇身一变成了金领乃至投资人,当人近中年的时候,我们生活在越来越富足的日子里,坐的位置越来越高,椅子越来越舒服,身边的MM越来越迷人,头顶的阳光越来越灿烂,越来越悠闲地静观窗外人群蝼蚁般的倾轧。但在夜深人静时,内心却依然还有惶惑,依然会感到心里光明的缺失。忙碌代表着充实,光彩代表着炫目。却也代表着,我们没有时间去静思,去冥想,去找寻自我。   互联网,在国内,从上一个世纪末99年的互联网概念的狂欢,到这一个越来越多注意力关注中的09年,奔腾的河流,已呼啸了十年,我的心,宛如奔涌的浪花,偶然矗立河流边,看着被河流冲刷带走的青春岁月,不是无奈,而是灿烂的涅槃,辉煌后的宁静。时代给予了我们一个足够一辈子致敬的十年,还给予了我们一副每天都在变老的身躯。我曾经说过,找查发我要坚持做十年,这是一个愿望,这个愿望已经实现了一半,尽管我已不再年轻,但在互联网越来越像名利场的今天,这个声音可能是支持我每天前行的纯洁希望。如果,未来还是希望的象征,那么,这次的我就是一个在通往未来里执着的站长,一个不折不扣的妈妈站长。   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能够看到更多的站长,由青年蜕变为中年后,还能找到自我心中的轨迹,不偏离,不放弃。让我们在未来的岁月里,有更多的时间找回我们自己,在一起聚首言欢,回首从前……   附记:昨晚上看了全球首映的2012,电影里美国总统留在白宫和民众一起淡然面对死亡,他说一个科学家抵得上20个政客,因此把生的机会留给安瑞克博士。无意间想到以前《麦田的守望者》中所说到的:不成熟的人,愿意为事业英勇的死去,成熟的人,却愿意为事业卑贱的活着。同样的意境,不一样的表述,且附到正文的最后,权做为此文此时的注脚。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郭彩荣,网名:郭姐。

« 上一篇下一篇 »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标签: 网络  生活  站长  运营  

苏州网络营销广告征集中,详情联系369822816

评论列表:

说两句吧:

必填

选填

选填

必填,不填不让过哦,嘻嘻。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控制面板
网站分类
搜索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